關於部落格
☓ Annie's Bon Voyage
  • 6666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流動的饗宴

 

離開巴黎的那天早上, 我忙著和房東點交, 做最後確認
謙謙看我忙進忙出的, 突然說...
"馬麻, 我要哭了..."
"為什麼突然要哭?"
"因為我好捨不得巴黎, 我不想走耶..." (Oh no~~~)
"是喔...我也好捨不得巴黎我也不想走耶...你這樣講馬麻也要哭了啦!"
"但是我已經長大了我會忍耐所以你也要忍耐..."  (母子倆抱頭不知在演哪齣)






謙謙當時並沒有說"那我們就不要回去留下來好了"之類的話
我想他雖然喜歡巴黎, 但也和我們一樣想念離開了一年的台北, 和我們一樣期待踏上歸途






就這樣, 我們三人, 載著一年來的家當
和破曉中的巴黎鐵塔道別了






回到台北後, 謙謙很快習慣台北的生活模式
可能從小跟我們跑來跑去慣了, 他一向沒有適應方面的問題 (連時差都沒有!)






那陣子很忙, 幾乎每天都跑公司
謙謙也就跟著我們到公司打混或讓阿嬤帶去看花博坐捷運






說到這個我棉謙謙可驕傲的咧, 短短兩個月花博去了4,5趟呢!
坐捷運就更絕了, 阿嬤說台北捷運真管用, 文湖線來回坐個幾趟時間就打發掉了
嫌不夠刺激還可以中途換貓纜, 垂直水平的都有搭到






謙謙在台北的生活雖然開心
但他小小的心靈卻對美麗的巴黎念念不忘 (跟我一樣 T_T)
時常在玩累的空檔或準備睡覺前悠悠對我說, "馬麻, 我好想巴黎喔~"




 

起初, 我都會說, "我也是阿...", 然後和他一起跌入回憶的深谷裏
後來, 我會反問試圖轉移焦點, 這一問就產生了謙謙妙答錄:






 
Part 1.
"馬麻, 我好想巴黎喔~"
"那怎麼辦呢?"
"那我們就坐飛機回去就好了阿!" (邏輯還很對嘛你!)
"可是坐飛機要花好多錢, 我們沒有錢耶..."
"那我們就去買錢就好了阿!" (小孩果真是無憂無慮天塌下來有老爸頂著的生物)






Part 2.
"馬麻, 我好想巴黎喔~"
"那怎麼辦呢?"
"那我們就坐飛機回去阿!"
"就跟你說沒錢買機票阿!"
"那不然我們開車阿!"
"不行啦, 巴黎好遠好遠, 從這裏開到巴黎車都壞掉了"
"那我們就再買一部車阿!"
"阿就沒錢了怎麼買車?"
"那我們就去買錢就好了阿!" (阿嘸哩是鬼擋牆喔, 繞了半天還是回到這一句)






撇除掉美酒, 藝術, 時尚, 精品這些謙謙不懂的東西
我很好奇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一個三歲小孩對巴黎如此朝思暮想?






謙謙說, 他喜歡巴黎鐵塔, 凱旋門還有Notre-Dame
我們前後住在凱旋門和巴黎鐵塔旁邊, 每天出門甚至窗外望出去就能看到
卻不減謙謙看到鐵塔或凱旋門時的興奮和熱情






原來地標不只對大人發生作用, 對小孩亦是
關係著他對一個陌生城市的認識, 接受, 依賴和喜愛
因為喜歡這些地標, 進而喜歡這個城市






謙謙對巴黎鐵塔著迷的程度到了有一陣子只要看到字母"A"或三角形的東西他就會大叫: "巴黎鐡塔!!"
(不過最近看到"A"說"ㄟ"看到三角形都說"揣恩狗"了...)






謙謙又說, 巴黎有好多公園, 好多沙坑和好多"轉轉車"
在巴黎的這一年, 我很驚訝以環境而言, 巴黎是出乎意料適合小孩成長的地方 (注意是"環境", 不是"態度")
剛到巴黎時, 我以為巴黎不是個Kids-Friendly City
帶孩子到餐廳常被waiter或鄰座白眼, 更別說提供High Chair兒裏餐具什麼的
百貨公司裏幾乎沒有父母帶小孩出來逛街, 謙謙摸摸陳架上的東西立即遭店員臭臉以對






住久了我開始理解他們的邏輯
他們認為小孩有小孩該去的地方, 絕對不會是大人社交或血拼的場所
所以巴黎全市佈滿大小公園, 東西邊各有一座大森林
每個公園幾乎都有沙坑或遊戲區, 每種設施都會標明適合的年齡






即便公園這麼多, 每到傍晚還是聚集滿滿的小孩和父母
他們不太干涉小孩在公園裏的行為
有的搶人玩具或推擠扭打不到必要時爸媽都只是靜靜在一旁觀察
頗有"那裏是小孩們的世界, 有什麼事就讓他們自己去解決吧"的豁然






可別以為法國父母不管教孩子, 我聽說他們才管得嚴呢
所以偶爾看到餐廳裏有比較小的孩子(真的是很少見), 他們也都能安靜坐在娃娃車裏
賣場或百貨公司裏, 更未曾見過小孩跑給大人追或要東西要到躺在地上耍賴的那種橋段






我曾以為台北和美國的公共場所重視孩子
餐廳一定有High Chair, 百貨公司還有設計成小車車的推車讓父母租用
孩子們陪我們吃飯逛街時才不會太無聊






巴黎這個城市讓我從另一個角度思索這件事
如果真的怕孩子無聊, 應該直接陪他們做他們喜歡的, 適合他們做的事
不是單單排解他們陪大人時的不耐






而我也確實發現, 在巴黎, 因為餐廳和百貨公司對孩子太不友善, 標準太苛刻
父母自然不喜歡帶孩子去那些場所, 從而減少許多不必要的交際
便可以把多出來時間花在帶孩子去公園上
反觀台北和美國, 小孩在餐廳和百貨公司太有得玩了, 父母也就毫不內疚地帶孩子們去那些地方






我的媽媽來法國時, 曾讚嘆巴黎的公園裏真是"充滿希望"
可以看到那麼多孩子, 一定生育率極高!
事實上法國近年來的生育率確實不低, 但我相信, 法國父母愛帶孩子去公園才是主要原因






這樣說起來, 巴黎的"Kids-Friendly"是以教化父母為出發點, 改變親子關係為終極目標, 很高明!






當然, 除此之外
謙謙想念巴黎也不乏心理因素






生了小孩後, 我常在想為何每天看著他仍是一樣新鮮, 怎麼不嫌膩阿?
因為, 走過全世界, 再美的風景都比不上回家時, 孩子迎接你的那抹微笑
對孩子而言當然更是
世界上哪裏再好, 再美, 都比不上有父母全心全意陪伴的所在






巴黎的一年, 把拔暫時將自己從現實生活中抽離, 從台北龐大的人際關係和壓力中抽離
把時間和精神全部留給謙謙






謙謙非常享受每天和把拔親密的共浴時間和散步時間
也有許多馬麻不知道, 只屬於他和把拔的秘密基地
(秋天時把拔因公事回台北一個多月, 每天陪謙謙散步去公園的責任落到馬麻身上
走遍16區大大小小的公園, 每一個謙謙都說把拔帶他來過, 還告訴我哪一個是他跟把拔最愛去的!)






或許謙謙把和把拔親密互動的這幅picture, 投射在巴黎這座城市
對他而言, 回到巴黎就等於回到那個生活模式






許多朋友看著謙謙在巴黎生活, 和我們到處旅行的照片
都會說謙謙是個好命的孩子
謙謙真的是好命, 不過不是因為巴黎
而是因為他有個那麼疼他的把拔, 願意有所放棄來陪伴他






旅居的最後那個月
我們在巴黎, 請專業攝影師拍了全家人第一次的全家福
把我們的美好時光結成一本相冊





 
一向很排斥刻意拍照, 連結婚時都沒拍婚紗的我們
雖然在拍照的過程中還是覺得難受 (當然謙謙除外, 他玩得可樂的)
但在攝影師的循循善誘下, 我們都好慶幸當時不畏低温地熬過來 (在零度的戶外凍到臉都僵了)
看著一張張動人的照片, 這真是我們最好的紀念品
(當然這也是把拔對馬麻的貼心, 他知道身為不專業攝影師的馬麻永遠是鏡頭外的那個人)






對巴黎而言, 或許我們只是三個短暫的過客
但對我們而言, 巴黎不僅僅是個美麗的城市, 它意義非凡, 永遠值得眷戀
當然我還是會繼續控訴它的無理莽撞, 但同時我也不吝嗇頌揚它的獨特迷人






就如海明威所說的
"如果你夠幸運, 在你年輕時待過巴黎, 那麼巴黎將永遠跟著你, 因為巴黎是一席流動的饗宴"





 
是的, 有機會在巴黎住上一年, 真是我們一家人最幸運 / 幸福的一件事!




 

 
Photo by Patrick Bontant, the best French guy we have ever met in Paris.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